09年上海房地財政近千億元 佔總收入25%

新聞來源:    更新時間:2010-01-27 08:40:25    点击次数:1600
   一度要讓地產離開支柱產業的上海,年終做總賬的時候發現,還是房地(房地產和土地)讓其收入盆滿鉢滿。

1月26日獲得的一份由上海財政局編制的核心材料顯示,2009年,上海僅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金這一項,就收入了675.7個億。

這份名爲《上海市2009年全市及市本級預算執行情況 2010年全市及市本級預算(草案)》(下稱預算草案), 長達58頁,雖然是用“再生紙”印刷,但這絲毫未解過去一年,上海在地產領域的狂飆突進帶來的高收入。

一年前經上海人大審批的土地出讓金收入預算是393億,最後的實際收入整整高出了71.9%。

但數據顯示的仍是冰山一角。上海市人大常委、人大預算工作委員會副主任王中告訴本報,675.7億隻是2009年到賬的土地出讓金,由於地產商拍賣土地後分年付款,2010年還有一大筆資金即將入賬。

即使2010年開局前後,地產調控已上緊發條,新的樂觀的預算數字或證實王中的判斷。在“2010年上海市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表”中,預算2010年上海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金收入將達到900億,比2009年增加33.2%。

直接的土地出讓收入仍是各地經營城市中的一部分,尤其衍生的各種稅收若合併計算,則所謂的“房地”收入,即使在上海這樣經濟產業齊備的城市,仍佔據主要的地位。“房地”效應所引發的對經濟結構調整和升級的“扭曲示範”到了警戒時刻。

“去年兩會時,大家都覺得房地產備受同情,政府紛紛跑過來說要抱團取暖,沒有想到沒有抱上就熱得不得了。”1月26日下午,在有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參加的徐彙區代表團審議時,上海城開集團總經理倪建達表示。

在隨後的總結髮言時,曾任建設部部長的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說道,去年這種地價和房價的高漲,是包含了泡沫,是應該切實警惕和遏制的,要遏制投資性的需求,“我們還有很大的工作空間和餘地,住宅問題,我們是可以解決好的,是有辦法、有措施的。”

2010年上海房地如何演進,真正有效的辦法和措施仍需等待,但過去一年上海千億房地收入還需一一解盤。

千億“房地財政”

房地狂飆突進成爲逆週期現象,讓這場百年一遇的危機拯救形象蒙上了曖昧的色彩。

一個城市的總賬收支,由兩條線組成。稅收納入政府財政預算內收支範疇;非稅收入納入預算外的政府性基金收支中。

所謂的“房地”產,即是商品房交易市場和土地交易市場構成,前者貢獻稅收收入,後者成爲政府性基金的頂樑柱,又被戲稱“土地財政”。

本報也獨家獲悉,2009年上海財政收入25%左右,均來自於房地產行業貢獻。除了土地之外,2009年上海樓市交易產生的大量稅收,成爲稅收一個支撐,若將這幅圖譜拆解開來,一幅清晰的“房地財政”圖基本浮現。

在“2009年上海市財政收入執行情況表”中,2009年上海增值稅、營業稅、企業所得稅三大核心稅種共收入1693.9億。佔全年財政收入2973.5億的60%左右。

上海人大常委會李迅雷告訴本報,“這其中,樓市的交易不但爲營業稅貢獻了重要收入,同時也爲增值稅、企業所得稅貢獻了很大力量。” 李是國泰君安總經濟師,還兼任上海人大財經委員會委員。

表單同時列出,2009年上海徵收了162個億的契稅(此前預算數爲100個億)、62.9億的房產稅、23.6億的城鎮土地使用稅,這總計248.5億的稅收,也基本上是由房地產交易中徵收獲得的。

“即便耕地佔用稅8.6億裏頭,除了公共建設方面的貢獻以外,也有住宅用地交易市場的貢獻。”李迅雷分析道。

2009年上海房地產業實現增加值1220.92億元,增長30%。全年商品房銷售面積3372.45萬平方米,比上年增長46.9%。這組逆危機而上的火熱數據,即是貢獻上海“房財”的來源。

“土地財政”賬目也同樣清晰可見。

預算草案中“2009年上海政府性基金收入執行情況表”透露除了675.7億土地出讓金外。

2009年,上海涉及土地財政的政府性基金項目收入還有:新增建設用地土地有償使用費收入22億,國有土地收益基金收入46.6億,以及3.5億的農用土地開發資金。

統計總數,涉及土地出讓的項目總資金共計747.8億。

仍模糊的支出大盤

與往年不同,上海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今年收到的10多份草案及材料中,原本印有“機密”二字的材料大大減少。

“這很可能是由於2009年‘財政信息公開’事件,讓上海吸取了經驗和教訓。”一位上海人大代表告訴本報。

2009年10月6日,一位申請者向上海、以及廣州兩市財政部門提出部門預算申請公開,廣州市財政局稱114個部門的預算將放在廣州財政網提供下載,而上海財政局則以“國家祕密”爲由不能公開。

上海市人大常委王中告訴本報,韓正市長在上午的市政府工作報告中對政府信息公開也有了表述:推進財政性資金和社會公共資金公開透明運行,公開地方政府債券籌集資金、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金等政府非稅收入的情況。

“外省市在陽光財政上也有一些探索,公共財政網上曬賬本等,上海也會繼續增加財政的透明度。”王中表示,“例如去年我們列出了30多個部門的預算,今年也增加到了100多個部門的預算,有些市委部門的預算都列進來了。”

“而關於土地出讓金收入支出一塊,我們也較去年有很大的公開。”王中告訴記者,就土地出讓金支出一款,地方政府需嚴格按照2007年國務院的100號文件的規定,主要用於城市的基礎設施建設、住房保障體系、三農的建設等,“這個100號文件政策的導向性很強”。

從預算草案中記者發現,2009年入賬的675.7億土地出讓金,一共花出590億。但預算草案沒有列出上海全市的土地出讓金的使用明賬。

本報獲得的另外一份,由上海市財政局編制的《關於上海市2009年預算執行情況和2010年預算草案的報告》中,對市本級163億土地出讓金的支出給出了答案。

報告透露,這部分出讓金,扣除按規定提取的國有土地收益基金、農業土地開發資金後的餘額,共計91億元,主要用於徵地和拆遷補償支出55.1億元、土地開發支出0.7億元、城市建設支出21.9億元、安排城鎮廉租住房保障專項資金10.2億元等。

“由於土地出讓金,很大一部分進入區縣一級的政府性基金之中,所以上海人大審議的是關於市一級的收入支出執行情況,其餘的錢由各個區一級的人大進行審覈。”王中表示。

李迅雷表示,“人大以前是不審理非稅收收入,現在列入人大審覈範圍,財政部門還應當列出更爲細緻的收支明細,以便讓外界更加了解上海財政的運作。”

俞正聲:要遏制房地投機性

位於上海延安中路1000號上海展覽中心,是上海的會展中心,也是每年上海兩會的開會地。

2009年3月開春的上海春季商品房展示會,也在這裏舉行,隨後啓動了上海09年樓市小陽春,以這個小陽春爲轉折,上海樓市狂飆突進,站到了如今歷史的最高點。

但數據總是在恰當的時間開玩笑。就在上海今年兩會開幕前的一週,受供應量大幅下滑和銀行暫停放貸的影響,上海樓市的供、求、價全面下滑,易居中國提供給本報的數據顯示,其中,14.19萬平方米的周成交量創下了近50周新低,接近金融危機後樓市最低迷的去年1、2月份水平。

對於年年調控,年年上漲這一房地趨勢,已經下定決心在經濟結構調整上大有作爲的上海,會壯士斷腕,殺出一條克服對房地財政偏好的發展路徑?

1月26日,17點45分左右,在上海展覽中心西二館三樓,俞正聲在徐彙區代表團審議最後的總結髮言中,仍舊以住房問題收尾。

“我認爲去年這種地價和房價的高漲,是包含了泡沫,是應該切實警惕和遏制的。”俞正聲表示。

上海似乎動起來了。2009年12月21日召開的上海經濟工作會議上,俞正聲表示,雖然上海去年財政增長超出了原來預期,財政收入增長較多是來自房地產業,結構仍不合理。要採取堅決措施,保障民生需求,必須研究制度性舉措,克服對土地收入的偏好。

8天之後,12月29日,上海率先公佈地方樓市調控“滬四條”,從貫徹國家各項房地產稅收和金融政策、嚴格土地供應政策,切實增加普通商品住房土地供應、加快建立和完善住房保障體系、加強房地產市場監測監管,四大方面調控上海樓市。

但政策是一方面,市場是另一方面。易居中國分析師薛建雄告訴本報,在上海目前各開發商也都提前準備,加快融資和現金回籠,以提高企業未來的抗風險能力,同時也爲後期的發展積聚能量。

在市場形勢比人強方面,在政策方面,上海能做什麼呢?這也是26日下午,俞正聲的設問。

“那麼應該有什麼樣的遏制投資的政策呢?住宅問題,我認爲我們是可以解決好的,是有辦法、有措施的。”俞正聲說。

 
主辦單位:上海順朝企業發展集團有限公司
統計數:713228